百赢棋牌

主页 > 锵锵 > 大咖 > > 正文

美的消费信贷“情景之困”:合作机构花样收费标准年化利率超60%,教育 ...

来源:daguan网  2020-04-09 10:36 | 我要评论| 我要订阅|

  摘要: 在消费金融行业,持牌消金机构除了自建获客渠道开展业务之外,作为资金方与第三方机构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业务拓展手段。不过在合作过程中,合作方不规范行为引发的各种纠纷很容易牵连持牌机构。我们注意到,海尔消费 ...

  在消费金融行业,持牌消金机构除了自建获客渠道开展业务之外,作为资金方与第三方机构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业务拓展手段。

  不过在合作过程中,合作方不规范行为引发的各种纠纷很容易牵连持牌机构。我们注意到,海尔消费金融(以下简称:海尔消金)就曾多次出现这种情况。比如与知名教育平台学霸君1对1合作引发大量家长投诉退费困难,与多家现金贷平台合作也出现各类纠纷。

  海尔消金由海尔集团、海尔财务公司、红星美凯龙等5家企业集团共同发起成立,海尔集团及其关联的海尔财务公司共持有49%股份。

  业务开展上,海尔集团旗下的海尔集团(青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金控)在2020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发行材料(以下简称:发行材料)中提到,海尔消金围绕家庭生活消费场景进行布局,目前已覆盖股东生态资源的家电、家居、装修等场景;同时,通过对接各场景机构及互联网平台为用户提供场景分期产品和信用借款服务。场景类主要布局教育、保险等场景生态,信用借款服务主要通过自营App及链接头部互联网平台。

  据了解,海尔消金和背后的海尔金控在外部场景布局及与互联网平台合作方面投入了不小的精力,甚至采取入股和发起成立新公司的方式拓展业务,但最终暴露出的问题也很明显,海尔消金及海尔品牌难免受到影响。

  期待科技放贷年利率超60%,海尔金控间接持有16%股份

  近日,有不少借款人反映,在深圳市期待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期待科技)旗下的期待合伙人App上借款被莫名收取费用,而资金方正是海尔消金。

  借款人曾先生表示,他于2020年1月18日在期待合伙人App借款4000元,放款方为海尔消金。借款过程中没有看到提及收取服务费或砍头息,但借款成功后系统中出现一个购买会员的白条账单需要偿还。

  最终,4000元本金分12期还款,每期还389.95元;白条账单分2期还款,每期还360元,与前2期本息同时偿还,短信显示,该费用扣款方为正德咨询。我们注意到,正德咨询服务(深圳)有限公司是期待科技的全资子公司。

  (图注:还款账单和白条扣费)

  根据IRR公式,如果不考虑白条账单,该笔借款的年利率为30%,但如果算上两笔360元的扣费,年利率则飙升至67.57%。

  期待合伙人App针对违约金的收费规则更为离谱,账单页面显示,违约金按天计算,每天收取本金的0.5%,折合年化高达180%以上。

  (图注:期待合伙人App违约金约定)

  除了分期收取费用,期待合伙人App还存在以“担保费”的名义变相收取砍头息的情况。

  借款人张女士表示,其于2020年1月5日在期待管家(期待合伙人升级后的品牌名称)借款8200元,下款后被立即扣掉1100元“担保费”。该笔借款分12期还款,第一期还871.39元,其中包含82元担保服务费,之后每期还799.39元。

  (图注:还款账单及担保费扣费明细)

  与上面案例类似,不考虑担保费和担保服务费,该笔借款的年化利率也是30%,但如果将上述费用计算进去,年利率则达到61.62%。

  不难看出,借款人在利息之外支付的会员费、担保费等费用在成本上甚至超过利息,还款压力也成倍增加。

  据业内人士透露,借款人偿还的利息是给资金方,其他费用则是由助贷平台或合作公司收取,这部分费用也是助贷平台主要收入来源。

  然而不可忽视的问题是,借款人在本息之外支付的费用大大提升借款成本,甚至使得借款利率超出法律规定的上限36%。

  同时,借款利率大幅提升后借款人资质可能也会变差。

  某借款人表示,自己在海尔消金App申请借款未通过,但在期待合伙人App成功借款,放款方就是海尔消金,而且金额高达16000元,不过平台也分两期收取了2880元会员费。“海尔消金与期待合伙人是否存在灰色交易?”该借款人质疑。

  实际上,海尔消金与期待科技确实不仅仅只是合作关系,二者拥有相同的股东方——海尔金控。

  企查查显示,海尔消金所属的海尔金控通过旗下天津海立方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立方舟)持有期待科技16%的股份。

  期待科技成立于2016年11月28日,其早期控股股东是深圳达飞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飞控股),持股比例曾高达80%,有消息称期待科技是由达飞控股出资打造。

  2018年6月5日,海立方舟进入期待科技股东行列,持股比例为20%,2018年底被稀释至16%。2019年12月17日,期待科技更名为深圳助保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助保)。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助保可能也是海尔消金布局保险场景的主体之一。

  发行材料提到,海尔消金的“保险场景以保险经纪人社群为切入,为其提供金融产品及用户管理工具,通过保险经纪人撬动背后更大的保户社群,打造诚信的保险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全流程解决方案。”

  期待合伙人App介绍,期待管家是一款服务于保险从业人员的App,为保险人提供保单检索、客户管理、业绩管理等功能。

  不过我们实际体验发现,期待合伙人App目前只有借款功能。除了我们上面提到的普通借款客户,还有不少保险从业人员被深圳助保业务员推销贷款业务,并在后来控诉平台畸高的利率。

  (图注:保险业务员被期待科技员工推销借款)

  企查查显示,深圳助保在全国共设立80家分公司,但其中77家当前状态为注销。很显然,海尔消金通过深圳助保布局保险场景的战略已经陷入困境。

  除了期待科技,海尔消金还曾与达飞控股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目前也有很多借款人反馈在达飞云贷借款被收取高额息费,海尔消金是其放款方之一。

  此外,海尔消金股东之一浙江逸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逸荣)曾有爱财集团背景。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7月,爱财集团与海尔消金宣布已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协议由爱财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志龙、海尔消金总经理黄应华共同签署。未来,双方将积极整合各自优势资源,携手开拓校园消费金融服务场景。

  海尔消金后来与爱财集团旗下现金贷平台爱又米展开深入合作,但在爱财集团创始人钱志龙投案之后,很多借款人在已经向爱又米还款的情况下却被海尔消金上报征信系统,因此公开投诉海尔消金。

  海尔消金与另一家合作的现金贷平台嗨钱网同样陷入类似争议,嗨钱网在被警方查封后,一些正常还款的借款人也被海尔消金上报征信。

  可以看出,海尔消金在布局保险场景以及与现金贷平台合作时多次出现各种纠纷,作为资金方,海尔消金更多考虑自身的资金安全,弱势的消费者则往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19日,海尔消金股东浙江逸荣完成股权变更,与爱财集团有关的原股东退出,新股东则是拥有北京闪银奇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闪银奇异)背景的上海绿瑀鲸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闪银奇异是国内老牌金融科技公司,旗下拥有知名现金贷平台闪银。官网显示,截至2018年3月,闪银奇异已获得四轮融资,总金额超2.6亿美元。

  在经历与深圳助保、爱财集团从高调合作到最终投诉不断之后,海尔消金与闪银奇异能否擦出不一样的火花,我们拭目以待。

  分期容易退费难,海尔消金布局教育场景纠纷不断

  教育类场景是海尔消金主要布局的场景之一,而在消费金融行业,教育分期和长租公寓分期都是问题高发的消费场景,倒闭跑路的机构都不在少数。

  我们注意到,海尔消金在布局教育分期时就出现大量投诉。很多消费者反映申请停课退费后长期无法退回费用,自己还要继续还贷,也有不少消费者遇到海尔消金合作的教育机构跑路的情况。

  2020年4月1日,一位家长发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他在2019年6月给孩子报了学霸君1对1的英语补习班,学费19200元,分12期付款,首付1920元,每期还1440元,分期机构正是海尔消金。

  由于孩子不愿意继续学习,家长在2019年11月底申请停课退费,班主任(销售人员)承诺在2019年12月底处理好,但他不仅一直没有拿到退款,从2019年12月至今每月还会收到海尔消金的催款短信,在没有上课的情况下继续还款4个月。

  (图注:海尔消金催款短信)

  公开信息显示,学霸君1对1的运营主体是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多个网络平台上关于学霸君1对1的投诉多达数百条之多,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退费问题。

  多位家长均表示,班主任最初承诺退费会在25-35个工作日内处理,平台发给家长的短信内容也可以佐证这个说法。

  (图注:学霸君1对1退费通知短信)

  在互联网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在线退费处理需要25-30个工作日已经不短,折算成自然月有一个半月左右,然而现实更为夸张,像上述被拖延四个月还拿不到退款的家长并不在少数。

  一些家长还表示,申请退费前后,学霸君1对1班主任的态度也完全不一样,不仅承诺的退费时间难落实,面对家长质疑,班主任只是用“已经提交,后续不是我负责”来搪塞,有的班主任甚至“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无奈之下,有的家长会尝试联系海尔消金解决问题,但海尔消金只是让家长继续找教育机构或班主任,并告知如果停止还款,则会影响征信报告。问题最终陷入死循环,大部分家长也只能被迫继续缴费。

  据了解,在教育分期领域,每发展一位用户办理分期,员工都能拿到分期金额5%-10%的佣金,但如果家长后续申请停课退费,教育机构还会对班主任的佣金进行清算。

  也就是说,只要家长多偿还一期费用,班主任就可以少清算一点佣金,教育机构也可以少给资金方退回一期本金。

  另一位退费成功的家长表示,自己申请退费后又继续向海尔消金连续偿还3期共5940元贷款,整个退费流程共耗时5个月之久,但多偿还给海尔消金的5940元却要不回来。这个钱实际已经进入教育机构的腰包。

  除了学霸君1对1,海尔消金还与多家教育机构开展分期合作,包括尚德机构、TutorABC、vipJr等,然而各类纠纷也从未间断。

  2017年8月,为了更好地布局场景业务,海尔金控旗下的重庆海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云贷)通过重庆海学易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海学易)与米么金服联合成立了重庆爱海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海米),海学易持有爱海米56.25%的股份。

  随后,海尔消金与海尔云贷通过爱海米为众多教育机构提供分期服务,其中海尔消金合作的机构中,很多学员还经历了尚德机构、盛世明德教育、TutorABC、vipJr退费难,巨人时代教育等机构跑路的问题。

  行业混乱之下,海学易于2019年12月4日退出爱海米,如今爱海米官网也已经打不开,这也意味着海尔金控希望通过爱海米布局教育场景的计划彻底失败。

  海尔金控在发行材料中提到,场景已成为消费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像海尔消金这样在场景布局上投入巨大精力却不能维持业务良性发展,恐怕也无法让自身长期受益,海尔消金的业绩似乎也能说明问题。

  海尔消金2018年营业收入为10.51亿元,同比增长313%;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增长284%。营收和净利润均是2018年提升幅度最大的持牌消金机构之一。

  但海尔消金未经审计的2019年三季度合并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海尔消金总资产为111亿元,相比于2018年底甚至出现下滑;2019年1-9月营业收入仅有6.8亿元,业务增长已显露出疲态,相对于已经披露2019年业绩的部分持牌机构也没有优势。

  希望海尔消金在充分利用股东资源的基础上,能够用长远的眼光布局外部场景,实现业绩口碑双丰收。

(本文内容/图片转自网络,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欢迎收听“安徽资讯网”官方微信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我来说两句
网名:邮箱:

频道精选热文

安徽资讯网

© 2008-2016安徽资讯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本站常年 法律顾问:律师事务所律师

特别声明:本网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依据

娱网棋牌| 娱网棋牌| 金博棋牌| 金博棋牌| 博雅棋牌| 安徽快3| 博雅棋牌| 传奇私服| 冠通棋牌| 金博棋牌| 冠通棋牌|